瞎矫情。
圈地自萌。一切准则我乐意
十个红心不如一条评论。
实力无需炒作,前进无需掌声。

关于

“云引江涛,月过山风。”

感谢不断砥砺前行的自己,感谢共同拥有回忆和怀念的你们。
生日快乐,你们的嗣嗣。
今夜窗外雨响叶动,可是我相信明月仍然在云后伫立。
我已经很久没有在lof上发过什么了,在努力让更多的人用不同形式看到我的文字我的故事,祝我好运吧。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殊途同归。
哎呀,在这个我爱你还要多一点的日子里表白一下能看到这里的你们。现在还关注我的,不管有没有直接对话过,我相信都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了。希望你们也可以更加开心,可以看到太阳照常升起。

“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”
“一意图南。”
天下第一楼和山顶蓬屋并不矛盾的。
青山风骨和锦衣容臭也不矛盾的。

是在歧路里撞得头破血流,才发现从前不以为意的话里有多少真知。金庸小说里很多功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神功。重读《道德经》,虽然很多观点并不能理解和赞同,但是还有很多,是一边懊恼“我为什么早不明白”,一边又清楚的知道以前不疼的自己不会相信。中小学议论文讲了那么多道理,总是灯下黑。

辅嗣这个名字,我要学的还有太多。

【楚留香手游】【寒诚寒】不提也罢(一)。

-隐萧疏寒蔡居诚没有谁左谁右向,萧掌门活在第三人口里。也就不蹭掌门tag了,等他正式出场再说。

-有没有第二章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蔡居诚盯死了那酒盏,手上仍保持着倾酒的动作,祝酒的词儿说到一半,到底是没能再说下去,直到透明的液体溢出酒盏,浓烈的酒香浸了个满桌。沈青之瞧了他良晌,暗叹口气,终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红烛暖帐,最是春宵时候。梁妈妈倒是有心,小案上摆了只小小熏炉,燃着淡香,更添一分暧昧光景。

    蔡居诚回神的时候桌案上已是水迹成片,他有些慌促地取了腰间的...

跟跟我女神的风。讲道理,谁还没中二过呢?这么想想以前不仅是文笔有问题不成熟、史料以及史学知识人物认识都不够深入,丢人现眼。一回顾写的基本都是垃圾的16年,更丢人了,整一年写的可能都没有15年13年某一个月多。17年末了,虽然写的大多是不能发的东西,截出来的部分也是很大勇气发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好好努力吧。

其实还有一个私心,就是今天点开某含敏感字的app,发现还有人在关心我,所以就想昭告天下,其实我还在写。

生日快乐。

兄弟,今天你生日,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说的,这么些年了,该知道咱们俩也都知道。两天加起来睡了七个小时,实在熬不住了,这个和零点都是定时,你别嫌弃。大日子,凑个仪式感。彼时我尚且稚嫩、天真,而你也只是个模糊的影子。这么些年,陪着你在第五赛季后喝过可乐,陪着你在第六赛季的总决赛前一起踟躇、一起给自己鼓劲,陪着你在第六赛季后和你的队长喝过酒,陪着你做出过人生中十分重大的决定,陪着你打完最后一场职业联赛用荣耀两个字为一段传奇画上句号,陪着你跟朋友们相遇又分离,偶遇或赴约。见证过彼此的低谷高潮,经历过缱绻或戚戚,我说你是个知道何时该退场的天才,也那这个做理由跟你说了告别,可天下所有的分别,概莫...

道者,无之称也,无不通也,无不由也,况之曰道。寂然无体,不可为象。


故曰无状之状无物之象也,不可得而定也,有有其事,无形无名者,万物之宗也。


辅嗣真是世上有过最有才华的人了,五六年前是不知者对有知者的好奇和向往,五六年后是敬畏和向往啊。 ​​​

阳光之下无新故事,但也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。而抄袭借鉴致敬和读到血液里,就是所谓学我者生、似我者死。姜文拍阳光灿烂的日子之前拉了几十遍美国往事,两者却并不雷同,这是学我者生;某作者声称是另一个作者的门下走狗,然后东施效颦,再有某作者把别人的东西洗了稿,强说是自己的,那是似我者死。前者无可指摘,后者非九死不能恕之。

把我这段话里每一句前后颠倒,又是另一个意思,同样也是我想表达的。后句强调作用的确存在,可我前后句都想存在,劳观者费心。

学我者生,但是似我者死。

似我者死,但是学我者生。

说句真心话,最近狂爆的各种抄袭里,大部分都是文坛败类,但有小部分其实并不能称得上抄袭…撞梗其实很难避免,关键是要看撞多...

祝我生日快乐。

黄金一代,不负盛名。

生日快乐辉哥儿,今年什么都没有,图还是前年剩下的,别嫌弃,心意在。

我也不是怎么会热血中二一把刷话题的人了,近年该是三四赛季了?最好的时候,祝你一切都好。

亦有重辉,叠越乱山。

矫情一下,哎呀

世上最难过哪里是真小人和真英雄、伪君子和真君子,偏偏真君子对上最平凡不过济济一粟,那才是让人如哏在喉,呜咽无声。

你不能怪他,他只是没有做英雄,他也没有做小人。

可偏偏那样一份义无反顾和奋不顾身、一片真心赤诚半痴半癫深意切情,就那么辜负糟践着。

一片唏嘘。

“他是真君子,你勿做小人。”

“我是假霸王,他是真虞姬。”

“别那么残忍,别那么虔诚,太害怕离分。”

其实我现在也没那个奔三的底气,至于勇气和胆气有没有,现在我说不准,这得看我的底气来了,它有没有被消磨掉。但是但是,……这不是共鸣,只是一种深到骨髓里的心疼和压抑,哎呀。

实者虚之,以虚而相实。万物有化,以相化而影化。道有道,非可道。道可道,非常道。一断玄机。


屋漏偏逢连夜雨。


今天下午起床发现昨天秒睡没退基三,挂了一整天,心疼死点卡钱了。然后刚刚我开光手串就断了,第三串。


照这么说,我是不是很快就跟陆云陆机一样能有份乾坤机缘,能跟哪位大玄畅谈一夜,堪破大道了。


很好。

怎么说,动画的水准超乎想象,抛开全职这个ip也是一线了,算感动吧,我都想喊一句视美爸爸了。

我居然很欣赏这种宁肯非原著看了懵逼,也要针对性满足原著党的非专业精神。

4.14
好的,果然是非专业精神

何意一去,心如流星。

只摘一句。

“你要是信不过我,就捅死我,哥们儿绝不还手。”

1/12

© 辅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