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矫情。
圈地自萌。一切准则我乐意
十个红心不如一条评论。
实力无需炒作,前进无需掌声。

关于

看完更新的激情手机短打,我也不知道写了啥。


“你和小宇,已经熟到,可以聊这种事情的程度了。”

卓治挑了挑眉,惯例是一副教人看不出仔细想法的神情,句末似扬又抑,像个疑问句,又原原本本的是个陈述句。

他话里该是有着那么一分显而易见又浅得可以忽略不计的讶然,讶然于这份在他眼底悄然而生的友情,讶然于自己队友与弟弟的亲近,或许还有些许是对着难得插手别人家事的队友。

自然,那句被他轻飘飘岔过去的那句话本身,也有一定的分量。

路夏面上没什么表情,许是瞧出这位学长的眼神闪烁,又许是没有,他止住了话题,没应声,一脚踩在林间地上零散的杂草落木上,兀自朝前走。

卓治望着他背影,步履如常地跟上,心底到底是难免多想上些什么。

一些不知名的情绪碎片...

【楚留香】【萧蔡】《微君之故》

-一年前八月参本的文了,一些槽心事儿拖拖拉拉到现在才发出来,也算留个纪念吧。

-因为文的时间久远,游戏更新可能产生歧义,声明一下设定还是以当时的《楚留香》为主。

-好了,就这样吧。

微君之故

式微,式微,胡不归,微君之故。

风携露来,吹散一庭好梦。蔡居诚睫毛颤了两下,迷迷瞪瞪地睁开眼,薄被自肩头滑落,他靠坐在床头,朝敞开的窗口瞧过去。

星稀月未明,扬州最难有夜的地方罕有的灭了笼火,唯有街角处谁家的不夜长灯送来一二斜光,静得不似人间。

蔡居诚眨了眨眼,本能地觉得哪里不对,却寻之不到。

他索性继续窝进被子里,手臂覆在眼上、良晌又收回被窝,转身把头抵向墙壁,像要把整个人都揉进那小小天...

虽然不打算产粮,但我还是要嚎一句,双卓太可了,哥哥弟弟都要好好的呀。

我就祝自己文运昌隆吧。

晚安。

纵然喊着是黑历史,可是在心底,那到底是回不去的少年意气、年少时光。


那些数据背后的,是我一段时间内最最美好的记忆与存在,是曾经最真最切的感情。


那些回忆弥足珍贵,有些成长需要记忆。


当有些事物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之时,它和幻想、虚构的差别也将被无尽模糊。


只能有一声叹息。


互联网有记忆吗?我不知道。

“很多时候我们深受其害,转过身却又想要去拿起这把刀。” ​​​

突然想到,存个梗。

他转过身,静静地瞧着那还在偷偷打量他的弟子,没半点言语,小室的空气仿佛就此凝固,良晌才被一声听不出语气的“知道了”打破。那弟子应声而去,慌忙中露出一丝讶然,似是听过些什么闲谈往事,又微小得像是错觉。而他也无甚在意,只是静静地瞧着,尔后,在门被阖上发出吱呀一声的时候,低叹一声。

何必多言。

纵然出人意料,却也早有千百伏笔暗示情理之中。这份勇气不是谁都有的,可总有些人想试试。那个人是,他,又何尝不是呢?不过是想凭一腔孤勇,保住那个最初的自己,守住那颗初心,如此而已。在尘世里摸爬滚打累吗?累啊,累到他都快忘了自己何必如此了?红尘道心,若不是为了那颗道心,何必红尘一遭。

红尘虽美,却终不是华山,...

我想了很久,我,喻辅嗣,好像是一个不开车现趴比例少过架空的酷盖。

“云引江涛,月过山风。”

感谢不断砥砺前行的自己,感谢共同拥有回忆和怀念的你们。
生日快乐,你们的嗣嗣。
今夜窗外雨响叶动,可是我相信明月仍然在云后伫立。
我已经很久没有在lof上发过什么了,在努力让更多的人用不同形式看到我的文字我的故事,祝我好运吧。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殊途同归。
哎呀,在这个我爱你还要多一点的日子里表白一下能看到这里的你们。现在还关注我的,不管有没有直接对话过,我相信都是特别特别好的朋友了。希望你们也可以更加开心,可以看到太阳照常升起。

“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。”
“一意图南。”
天下第一楼和山顶蓬屋并不矛盾的。
青山风骨和锦衣容臭也不矛盾的。

是在歧路里撞得头破血流,才发现从前不以为意的话里有多少真知。金庸小说里很多功法在某种程度上也是神功。重读《道德经》,虽然很多观点并不能理解和赞同,但是还有很多,是一边懊恼“我为什么早不明白”,一边又清楚的知道以前不疼的自己不会相信。中小学议论文讲了那么多道理,总是灯下黑。

辅嗣这个名字,我要学的还有太多。

【楚留香手游】【寒诚寒】不提也罢(一)。

-隐萧疏寒蔡居诚没有谁左谁右向,萧掌门活在第三人口里。也就不蹭掌门tag了,等他正式出场再说。

-有没有第二章我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蔡居诚盯死了那酒盏,手上仍保持着倾酒的动作,祝酒的词儿说到一半,到底是没能再说下去,直到透明的液体溢出酒盏,浓烈的酒香浸了个满桌。沈青之瞧了他良晌,暗叹口气,终是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红烛暖帐,最是春宵时候。梁妈妈倒是有心,小案上摆了只小小熏炉,燃着淡香,更添一分暧昧光景。

    蔡居诚回神的时候桌案上已是水迹成片,他有些慌促地取了腰间的...

跟跟我女神的风。讲道理,谁还没中二过呢?这么想想以前不仅是文笔有问题不成熟、史料以及史学知识人物认识都不够深入,丢人现眼。一回顾写的基本都是垃圾的16年,更丢人了,整一年写的可能都没有15年13年某一个月多。17年末了,虽然写的大多是不能发的东西,截出来的部分也是很大勇气发的,但是不管怎么说好好努力吧。

其实还有一个私心,就是今天点开某含敏感字的app,发现还有人在关心我,所以就想昭告天下,其实我还在写。

生日快乐。

兄弟,今天你生日,我也没什么好跟你说的,这么些年了,该知道咱们俩也都知道。两天加起来睡了七个小时,实在熬不住了,这个和零点都是定时,你别嫌弃。大日子,凑个仪式感。彼时我尚且稚嫩、天真,而你也只是个模糊的影子。这么些年,陪着你在第五赛季后喝过可乐,陪着你在第六赛季的总决赛前一起踟躇、一起给自己鼓劲,陪着你在第六赛季后和你的队长喝过酒,陪着你做出过人生中十分重大的决定,陪着你打完最后一场职业联赛用荣耀两个字为一段传奇画上句号,陪着你跟朋友们相遇又分离,偶遇或赴约。见证过彼此的低谷高潮,经历过缱绻或戚戚,我说你是个知道何时该退场的天才,也那这个做理由跟你说了告别,可天下所有的分别,概莫...

1/9

© 辅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