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矫情。
圈地自萌。一切准则我乐意
十个红心不如一条评论。
实力无需炒作,前进无需掌声。

关于

【中元祭】2015,策瑜、曹丕中心、师会安利

每年中元节都会写三国相关,入三国四年,写三国三年,从贴吧到17K到lof,竟成了这么奇葩的习惯,也是难得。今年晚了七分钟,来年补上。

今生无悔举魏旗,生死无悔固江东。

 

#策瑜# 

初平雨浸桃花,满地残香不尽,回望舒城同塌卧,故园萋萋遗花在。纵使建安幽梦还乡,也不见梳妆小轩窗,唯有垂髫少年相酬筹。

放眼说策马逐鹿天下有河山万里,转身笑吟唱山川长河剑舞,望霄汉玉轮天晷共轮辉,双壁知己总角骨肉之分,金兰不换,惜家恩军仇罔能不顾。

讨逆夭亡江东三足固有换,姓为易志不改继二人大业于一身佐基业辟江山。五年三足有换,十三年烈焰齐天奠亡兄奠故友奠知己奠伯符,建安十五江东壁碎...

一个博学通达,无所不贯。

一个博学明礼,精练策数。

若是时予他待,天下焉有不得。


师会安利管卖还管后续,少年吃吗?


世说新语,钟会问虞松司马师如何,答“博学通达无所不贯”

三国志钟会传“博学精干明礼”“精练策数”

想想觉得都博学的话,话题应该也多,相处上。当然主要还是,王佐和他的王,子房和他的高祖,天下焉有不得?如画江山这个词,听起来就美好的不得了。

腿一下师会同好群号然后跑。 322578499

我会想起你

我会想起你,当我指尖触过写有你名字的书卷时,后人对你曾留下的辉煌颂德歌功,用手指细细勾勒着,你长剑上映出的火光与张扬掠过我的思绪。这样的你,我怎么忍心忘记。

那是建安十三年,你三十四岁,英发雄姿,临江挥剑。

带着他的那份责任,带着你自己的那份,雄辩与张公,曹贼予汉相。

那正是你,教科书上说是最风发的你。

火光灼热了你的指挥剑,长剑又风流了谁的长梦。

杜公功东风,言是东风予你便。罗公为那肖子立明,言是他献计借东风。

然而抹不去你体察气候,抹不去你江东儿郎对水和风的了解。

什么东风予便,什么乱鬼神借来的,你哪里有这些。你就是你,不靠天不靠乱鬼神力。

桃花依依时我会想起舒城的桃花,那...

【魏晋】【钟王】约人赏月

刚写完了丕司马之后根本停不下来了,这片就是列表里的那篇未命名,脑洞开起来偏离原本轨迹好多。

咳,总之就是这样,欢迎捉虫。

钟会X王弼 更多是友情向我觉得xxx辅嗣他不管怎么样都比士季死得早这个是事实不要给我寄刀片,LOF最近的定位功能略虐xxx


约人赏月

人都说月最美的时候在十五,而钟会却最喜欢在初一的浅夜新月初露的时候赏月。

弯月的观赏性对于他来说强过圆月不知多少,霜月淡淡,残月确是新月。

无可置疑,洛阳的月是很美的,一打眼便令人移不开眼。

钟士季吟过它,嵇叔夜也吟过,夏侯太初也吟过,何平叔荀公曾都吟过,王辅嗣自然不能免俗。

不过后几者多赞圆月,倒是钟会显得有些...

十月码文计划清单
lofter整粉点文
[感谢千年相守]仏英√码完
[没有如果]双花 √码完 如果孙哲平没有手伤——”
“打住”,张佳乐难得严肃的喝止“没有如果”
[有损君威]丕司马 司马懿用来垫桌底的那打年代颇旧的信,没人知道来处√码完
中德 梗未定
好茶 梗未定

确定要码的脑洞:


[约人赏月] 钟王 码完√

[Elizabeth·kirkland]英莉 亚瑟偶尔会在某个放晴的午后翻一翻书桌上的日记,那位女王的字迹是最暖的光

[绝弦知己]策瑜 周公瑾永远死在了建安五年,周瑜将孙策墓上偷偷装起的一瓶土带在...

本命传承十题。
1.剧组变化
三国圈--aph--全职
2.最初的cp(策瑜)
我想没有人会忘记那一天,江东丰神俊美的周郎,随着孙伯符,一起死在了建安五年。
3.你们一定要好好在一起(策瑜)
也许在地府,他们能一并策马天下。
4.愿你好运(质丕)
吴质行了十余步再次回头,曹子桓还等在那里。
“回去吧,子桓”
“先生,愿你好运”
“共勉”
你们都要好运。
5.你肩负了太多(仏英)
1945年的弗朗西斯揉了揉亚瑟的头发——“辛苦了”我的错让你肩负了太多,我的骄傲感谢你为我拾取。
6.最纯粹的你们(仏英)
那草原上弗朗西斯伸出的手,亚瑟永生不忘。
7.不毕业
aph不毕业——是时候,离开了。
8.追梦的你(双花)
他低头轻吻了那枚象征冠军...

中元祭。天不假年,天意在吴,天命在魏。

#脑洞没救#
上元属于生者,而中元属于死者。

子元,正元四年亢龙殒,你可还记得那个王佐之才?
亢龙即殒,王佐何存?钟士季,只能说你的王佐之才。

黄初七年正月雨,世上再无曹子桓。
曹子桓,他在人间等你的时间,比你们在一起的时间都要长,你知道吗?
曹子桓葬在首阳山阳面,于是司马仲达选择葬在山阴。
葬在山阴阳两面的人,永生永世不得相见。

王辅嗣,我只有在你面前,才是那个太学时的钟士季吧。

伯符,生死无悔固的江东基业,可令你骄傲?

温候,白门之后,昔日聂姓少年再不存,张文远也再不见。

公绩,真的很庆幸,你看不见孤现在的样子。

非瑜背诺,天不假年。

© 辅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