瞎矫情。
圈地自萌。一切准则我乐意
十个红心不如一条评论。
实力无需炒作,前进无需掌声。

关于

受宿敌安利试试民国,恩,腿个人设先。估计会改

人物相关-性格-大走向:

方士谦的形象在圈内一直不好界定,我个人流的是官设成长向。毕竟巅峰荣耀的时间线在第二赛季,而他不可能永远不成长,从青涩的、感性的、小心翼翼的到后面成熟起来是一个必要的历程。

先从原文入手,就算是成长也是要有基点的。巅峰荣耀最突出的地方有一下几点。

一、感性,在乎别人感受。[原文:可是我们现在,暂时没有位置吧?方士谦小心翼翼的问道。前辈们都那么好,无论将谁替换掉方士谦都很不忍心。]这是一个很青涩的想法,他还不够成熟,但是性格和思维里感性和在乎他人感受的影子已经可见一斑了。

二、明事理,看得清楚。[原文:方士谦从比赛席出来时流露出很清晰的疲态,嘉世太强,方士谦揉着有...

【方王】茶凉间·下

不知所云的武侠paro

前文

【全职/方王】茶凉间·上

【全职/方王】茶凉间-中

谁开不开心不要紧,要紧的是别把自己这心给丢了。这话儿叶修也没明说,然则王杰希也不傻的,叶修讲到方士谦那末了一句的时候眉眼里的笑意要淡成烟了,轻轻飘飘的,是事不关己的那种轻飘,这时该是当局者迷所没有的那独一份的单薄。

“我是明白的,”王杰希说,他还是笑,眼里眉梢却淡淡的,带了些涩。是明白的,心在这儿了,虽未明说也早就彼此开诚布公坦诚相待的信着。只是江海寄余生,谁没有谁的因谁没有谁的果?又何必去讨自己的开心作践别人,又何必去讨彼此一时的开心作践彼此周边的一世?太不值了。

世人都说他王杰希稳静...

【全职/方王】茶凉间-中

依旧是不知所云的武侠paro,图一乐。

前文【全职/方王】茶凉间·上


彼时那两人正是年少青春,最肆狂张扬的年代,按庙堂来算是宪君五年。头一年的论剑是慷慨人心,终局的两家是相争多年的霸图盟及嘉世山庄,更确切来说就是韩文清、叶秋。斗神拳皇,兵戈交错间洒落无限澎湃鹰扬。最终是嘉世山庄那巅峰名号易主,霸图的黑底红纹招旗更烈更响,却终是跟微草无甚干系。那一年微草败的极快及早,也依了早败早归的福,他俩也才能带着一堆人把苦楚艰辛和了酒入肠,一步步扎实了往前闯。

这才有了宪君五年的微草,如沉寂多年的伏龙,一柄千锤百炼方出炉的利剑,在论剑场上带起最盛的疾风最利的剑气呼啸,如斯...

【全职/方王】茶凉间·上

“你要是想知道,你自己去问呗。”


“你让我去问谁?”  


“古今英雄事,娓娓茶凉间。而今天下挂号百晓生的多了去,要说这真为江湖人信着的,服着的,可不就那一位了。”叶修倚在烟雨高阁的红木栏杆上,表情松松爽爽一派局外潇洒,他遥遥的冲着南边扬了扬下巴,字里语气里表情里,妥妥的几个字儿,想知道你自己去找他不就成了,问个分分明明,多好。


王杰希轻轻笑了笑,目光顿顿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我是想听句真话的。”那边那位自个儿可不自承什么百晓生,到底他自负不过是个说书人,书中真真假假也就不必辩个分明,我想听一句真,你又何必把这世间最恣意的、最...

1111江波涛生日快乐

说短剑徵守护谁低声吟唱,千秋彪炳又谁帷幄运筹。

谈笑自若镇静知微安安闲闲,一步又一步留下你定语阵阵。

不需要歌功颂德不需要排场烈烈,回首总有人在背后静立。

生愉。

[方士谦生快]电竞之家-1109副刊-宽心看你续写传奇

好久不见,甚是想念。

 

电竞之家-1109副刊-宽心看你续写传奇

 

时代在继续,荣耀在继续,联盟有人离开又有人归来,以十年一个轮回,总有人恰在中心沐浴荣光。只是时光倒转日夜相续,威功白者总得为世留汗青。相信老一点的玩家都应该记得,第五赛季到第七赛季的联盟,有句话叫得治疗者得天下,而第二到第七赛季的微草,有一个神祗,是治疗之神。

众所周知,荣耀的称号大多是给账号卡的,譬如拳皇大漠孤烟、剑圣夜雨声烦、斗神一叶知秋等,治疗之神这个称号却是加给个人的。荣耀史上可以有很多个第一治疗,很多个优秀的治疗,但是相信在广大微草粉心中,只有那一个,治疗之神,方士谦。后来人可以叫做...

还有两天。明天六点忙到下个月,估计是没时间出生贺了。我谦生日快乐,等我给你补生日一个月纪念日。

断章。

 “我前阵儿散步,也算是提前体验体验老年人的生活了,”方士谦边说边用右手转着钥匙,五个手指交替着转,他语气轻且淡然,末句还自己啧了下,声线微微带了丝笑,也不知是强扯还是故作又或者言不自禁。张佳乐想笑他两三声嘲讽一二句,却又不知道怎么说,心里没滋没味儿的又泛上一股异样的酸楚,他们这些人不还都是提前体验过一把老年生活的吗?没有什么生长规律比少年到老年再回到青年癫狂可笑,更没有什么比用心经营出羽翼,看他渐渐褪去羽毛还痛伤难过。有什么好笑有什么不好笑的呢?

这边方士谦看他神色倏地严肃正经下来了,又伸手在他面前晃晃,说“回神了啊,白日想晓梦迷蝴蝶呢?”他食指划了个弧度又渐渐放缓,钥匙停了下来...

【全职/方王】慕俦侣·上

七夕小贺,深夜估摸是写不完了,小节一下,大可当个完整的故事来看,剩下的等以后再续吧。想想七夕也是要约一天,更新只成奢望。想写的太多,无奈纸短情长,明天还欠着传情尺素,祝我好运,也祝关注着我或者他们、看着这篇的你们,七夕快乐。七夕可不仅仅是个情人节啊。


慕俦侣


“不曾远别离,安知慕俦侣。”这话难解,却也浅显。方士谦初中的时候有段时期爱煞了诗词,最迷的便是这句。张华用了他生平最深最柔的笔触,把这一首名为打着上邪样却令旅人戚然的情诗,刻的陈邃又光滑。读起来也上口朗朗,别有几番清秋深意。方士谦那时候也挺中二的,觉得这句闭口时都能拖出二十里的深长情意,藏在心里,诗词本...

老孙生快。我又来玩武侠体了

【民以食为天/昊皓】奥尔良盖饭

同系列方王-瑞雪兆嘉年  

昊皓,带两三句七期,tag不打了。之前唠嗑的时候被问为啥不写昊皓,其实心就动了,瑞雪的时候提了两句,想扩成系列的时候就忍不住先写昊皓了。


都说民以食为天,在吃上任谁都有自己的一道谱,呼啸的正副队自然也不能免俗,不过与大多数人想的鸭血粉丝汤、西湖醋鱼此类家乡美食不同,他俩真正好却是K记那被多数人诟病的奥尔良盖饭。据说某次呼啸组团刷K记,赵禹哲好心提醒过他家正副队,还被唐昊报以一个“你懂个球”的眼神。

其实他俩口味也没多么奇特,又不是傻的,自然知道奥尔良盖饭没怎么好吃,甚至可以说连高中食堂的水平都比不上。不过一份餐如果有了特殊的...

黄少天生快。

黄少天生贺目录。


第一回,提剑掠阵显锋芒,少年三破蓝溪阁。

第二回,夜雨声急催人老,魏琛心念佩剑郎。

第三回,千金封官许人缘,香堂魏琛收爱徒。

第四回,春光凝驻韶华好,鹰扬虎啸少年逢。

第五回,流光容易把人抛,文州三胜老魏琛。

第六回,相约论剑指天下,小剑圣初识魔术师。

第七回,自古多情伤别离,少天挥泪别恩师。


第八回,发奋苦练图鸿志,小剑圣失约魔术师。

第九回,厚积薄发终成名,妖刀之名悍天下。

第十回,风发意气可堪争,延期经年一决战。

十一回,剑圣挥剑决九州,归心百战不负志。


最终章,点将拜官想旧人,再回首已皓月当空。


哦...

【民以食为天/方王】瑞雪兆嘉年

老早就想写个吃的系列了,打了各种大纲当食谱用,人生幸事。他们的故事要他们自己来写,愿岁月流转之后还能有那样一碗馄饨给他俩。


吃这个是人人都会人人都爱的,念叨起吃来谁都有自己的一份谱,最爱的不一定是那最美人间佳肴,爱的方式也不一定是天天吃着,爱的原因也不是谁都能猜得到明白的了。张佳乐有话大意如此,有一个人能跟你一起吃喜欢的,该多好啊。职业圈里倒是两两成团,轮回正副队偏爱巷口第三家的小笼包,呼啸的也常吃KFC的奥尔良盖饭,京城的俩黄金一代对麻辣烫情有独钟,论方便面张佳乐非老坛酸菜不吃,微草曾经被称作双神的那俩位也都爱极了馄饨。

关于方王那两位的馄饨,这还得追溯到第五赛季的那个冬...

【全职/方王】两宽-中

写手paro  

两宽·上 


之前那些琐碎事儿在一篇篇更新的推动下被尘封,他俩倒是偷闲出去度了个假。没去别地儿,就在帝都逛了逛。北京寸土寸金的,说实话做网文写手在这儿还不如找个二三线城市更新洒脱的宽裕些。但是偏巧这俩人都有北大情节,方士谦是读北大读到一半休学出来的,王杰希是考上果断休学的,怎么听着都清奇的很,但是北大学子莘莘,不乏各种有识有胆的奇葩,说到底他俩也不过是泛泛清嘉中两个而已。

他俩抽空逛了逛北大,方士谦在这上了两年学,王杰希也是有这这儿录取的人,但是这儿一个熟悉又陌生一个是干脆的空白。两个人找了间空教室坐在最后的角落上,没...

1/3

© 辅嗣 | Powered by LOFTER